公司新聞   |   行業資訊   |   設計觀點
 
設計觀點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資訊 > 設計觀點

所謂「山寨」,指的是某些非正規行業從成功產品中汲取靈感或赤裸裸地抄襲,它們具有產品周期快的特點。山寨廠商模仿、改變、重組成功產品的功能和設計的「殘暴」程度和速度令人瞠目結舌。僅僅 40 天時間內, 山寨廠商就可以完成手機設計、制造和上市的全過程,而正規生產商光是為了獲得相關預算的審批就需要花更長時間。

山寨廠商是中國真正以客戶為中心的企業

現在的「山寨」總是讓人想起「盜版或匪徒據點」。山寨廠商無證經營,通常會不經認證就把產品推向市場。因為無需接受產業聯盟或監管機構的限制,山寨廠商得以集中精力,真正以客為尊,滿足那些正規企業滿足不了的客戶需求。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多卡多待手機。出于對「產品自相殘殺」的擔心, 中國和國際的移動網絡運營商一開始是避之不及,后來又嚴令禁止多卡多待手機。山寨企業則抓住這一市場空白,滿足了中國和東南亞客戶有效控制成本的需求。

山寨是企業發展的一個過渡階段,而非最終形態

我有一個朋友,她把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成為一名功夫大師上。她對我說,如果不是千萬次地重復每一個動作、每一個身法,一直做到完美,她就永遠也不會取得目前的成功(她贏得了很多國際比賽,獲得了很多獎項)。最令我吃驚的是,她并不認為這些沒完沒了、單調乏味的重復真的是在重復,因為同樣的動作,每做一次就多一層感悟,有時會產生一種新的維度,而這種感悟和維度是以前所不曾體驗過的。只有完全地掌握了某種套路之后,她才允許自己加以發揮,利用自己的創造力添加一些東西,這讓她獨樹一幟,成為一位世界級的武術名家。

同樣道理,企業在發揮創造力即創新之前,一定要把業內最基本的東西全都掌握。不久之前,有人向我的一位中國客戶提出了一個與眾不同的全新設計理念,但我的客戶認為引領潮流、推出新款是業內領先者的事,自己只要做好一個追隨者就可以了。值得注意的是,很多中國一二線的正規 OEM 廠商也是從山寨廠商演變而來的。可以說,山寨行業是新興企業的溫床,這些企業在有限的天地里學習、嘗試、成長,唯一支持它們的就是它們為之服務的客戶。但這也意味著山寨模 式不應被看作一種最終狀態,而是公司演變過程中的一個過渡階段。

山寨產品有助于制造身份感和成就感,彰顯提升社會階層的能力

根據數據大師漢斯·羅斯林(Hans Rosling)所做的研究,在中國,最富裕的城市與最貧困的省份之間,人們在預期壽命和平均收入方面的差異非常大,就好比一個高度發達的大都市(比如紐約)和發展中國家(比如加納)之間的差異。在經濟發展如此不平衡的國家,再加上無所不在的「面子文化」(對于那些抱負遠大、想要提升社會層級的人來說,面子是一個很重要的驅動因素),山寨產品一直在顯示個人成就方面扮演著某種角色。

我們發現在市場(以及薪水)不斷增長的同時,中國人對于真貨和身份認知的需求也在增長。 特別是在中產階級當中,人們對山寨貨的喜好已經在走下坡路,因為這些客戶越來越多地想要買質量卓越、有故事的正品(最好是中國制造的)。

山寨對發明者和制造者之間的關系構成挑戰

從某種意義上來講,山寨就好像是 Google Wave(網絡交流平臺)的古老形式:發布一件能引發話題的人工制品,讓藝術家與當前所有者之間展開不同形式的互動。有時候,這種參與就包括對創造性理念的復制或演繹。有意思的是,一種廣泛流傳的觀點認為,仿制品有時會比原創更好。這的確意味著,創造性理念與這種理念的演繹要一分為二,也就是說,對這種理念的最初表達(原作)或許不得不與后來完善它、演繹它的各種企圖相競爭。

在這個商業世界里,我們發現,人們很難接受這樣的觀點:創意不歸原創者所有,而是由大家共享,任由他人演繹、重復、更改或翻花樣。不過,如果我們談論的是音樂,這個想法似乎就不那么驚世駭俗了。舉例來說,鋼琴演奏家格倫·古爾德(Glen Gould)與作曲家貝多芬(Beethoven)之間的關系,或爵士樂演奏家斯坦·蓋茨(Stan Getz)和作曲家卡洛斯·喬賓(Carlos Jobim)之間的關系創造出了比他們各自所能達到的更偉大、更美妙的結果。

我知道,這種想法可能與國際商界處理知識產權的方式不相容,不過很多人可能認同這樣的觀點:現行的知識產權法律實踐讓人感覺越來越荒謬,它們抑制了而不是保護了創新。山寨可不管那么多。

山寨能夠證明西方的創新方式已經過時了嗎

在加入 frog 之前,我曾在歐洲一家移動運營商的概念設計團隊里工作。我們一直在尋找獲取新創意的好辦法,于是有一次在做一個新項目時我們采取了不同以往的做法:不再只和一家機構合作,而是與三家不同的機構合作。這三家機構之 前都跟我們有過愉快的合作。項目情況介紹會非常開放,而選中的合作伙伴彼此之間也各不相同,我們希望由此產生很多不同的概念。

然而讓我們始料未及的是,最終得到的概念并沒有像我們最初設想的那么異彩紛呈。這些機構似乎都是靠那么一兩個大家共知的理念過活的。難道這是彼此互聯的世界所要面對的不利現實嗎?人與人之間關聯度越來越高,是否會導致我們彼此的觀念趨于同質化呢?或許吧。凱文·凱利(Kevin Kelly)在 What Technology Wants 一書中說,市場和行業為我們的理念提供了一個演進的環境, 就好比自然為我們的身體和頭腦的演進提供了環境一樣。在他看來,技術和客戶預期以辯證的方式共同演進,使得「創新」更可能或更不可能在某些時候出現,彼此互聯的世界又加速了這一趨勢。 整個山寨行業顯現出了這種創新網絡的一些特征。盡管西方國家的各正規行業正忙于保護自己的理念,對通用知識和能力正在不斷轉移的現實采取回避態度,但山寨企業已經將這種現象視為既成事實。山寨可以被看作是一個快速演進的網絡, 所有網絡成員都對彼此的進步和成就保持著超常的感知能力,并且會迅速做出反應。

面對這樣的現實,我們該怎么辦

如果說在彼此互聯的世界里,創意傳播的速度的確更快,而且更不容易受限,那么當我們需要幫助客戶實現差異化時,我們該怎么辦?毫無疑問,創新已經變得越來越難,那么或許我們需要在前行的時候重新審視「創新」的含義。

有意思的一點是,山寨企業既是一個威脅,但同時也為上述問題提供了一個答案。為了在今天的市場環境下生存,發現新創意并將這種創意差異化,是否比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把某種創意迅速推向市場更重要呢?若要快速推出產品,我們就需要改變自己「先設想后制造」的行事方式。 我們不需要把創新和執行分開,而是應該把兩者 結合到一起。就像手工匠人一樣,設計者不僅要在設計研究和戰略洞察中尋找靈感,而且還要從我們用來創造的材料中尋找。

在我還是學生時,我經營過一項小業務,幫朋友和朋友的朋友設計打造定制家具。回想那時做的家具,很多都有一個共同特點:成品看起來與我原本設想的大不相同。其中的原因可能在于我不擅長做計劃,但我更喜歡以不同的視角來看待這些成品。因為沒有受過工程方面的正式訓練,我發現,真正地著手去做一件新東西可以讓我從材 料本身了解到什么對我有用,什么對我沒用。我常常做出一些比當初設想更好的東西。

那時候我缺乏工程方面的正規教育,這讓我想到我們今天在 frog 碰到的許多項目。這些項目不但難以界定,而且還相當復雜,令人望而卻步。我常常發現,在一個產品最終成形之前,很難確切地知道它會成為什么樣子。因此答案就很明顯:要想設計出來,就要實際做出來(至少要有個原型)。這樣,我們在制作時速度就會更快,透明度更高,質量也更好。

如今設計和制造的復雜性也為差異化提供了另外一個機會。一家公司所能提供的產品、服務或體驗越來越有限。相反,我們的客戶日益發現自己需要獲得新的能力或結成新的伙伴關系。要在這個彼此互聯的世界里取得成功,你需要建立起開放、適應性強而且容易應對的業務。你必須找到那些不會過度保護自己創意、不過度沉迷于自我的人,找到那些樂于從網絡中獲取創意、分享創意的人,并對他們進行培養。

聯系我們  /CONTACT
電話:182-6000-8818(徐先生)
郵箱:lincydesign@163.com
地址:南京市江寧區秣周東路12號悠谷3號樓(工業設計部)
          南京市鼓樓區中山北路200號(工業設計研究中心)

簡歷投遞:lincydesign_hr@163.com
 
友情鏈接  /LINK
中國工業設計協會
中國科學院
中國工業設計在線
南京工業大學
江蘇工業設計協會
 
關注分享  /SHARE
掃一掃添加微信號
版權所有 南京靈犀 蘇ICP備14059351號-1  網站支持:南京網站建設   
茄子app懂你更多_茄子app下载官网懂你更多_茄子app下载汅api免费下